主题: 山西焦煤老总家中遇劫 被曝损失5000万元

  • 胡一刀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6107
  • 回复:2
  • 发表于:2011/12/19 8:01:11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汾西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白培中,1963年10月出生,山西省五台县人。现任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,曾任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、总经理等职。(资料图)
[淘股吧]

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妻子自称被抢300万,劫匪是白家小区保安

上月底,网络传出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劫数千万财物的消息。山西焦煤集团、白培中及太原警方采取了不“辟谣”,亦不接受采访的沉默方式。山西焦煤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炼焦企业和山西最大国有企业,去年销售收入突破千亿元,原煤产量跨亿吨。记者近日实地采访,证实了白培中家确实遭到了抢劫。


此外,这封“揭秘”邮件还指出得以迅速破案的原因,在于“疑犯均认为白培中这些钱是贪污受贿来的,根本不敢报案,所以才在得手后公然开着抢来的奥迪车,连车牌都不换,逍遥而去,根本没有隐藏”。

在邮件的最后,这位“警务人员”讲述了为啥要“吐槽”的原因:“事发后,太原市**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戴来伟向办案**下达封口令,要求绝对保密。办案**看着追缴回来的巨额财产,看着白培中400平方米的豪宅中到处堆满名人字画、各种名贵饰品,称这样的贪官早该曝光了。”
  
  • 匿名游客
  • 发表于:2013/4/15 14:20:47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五千万说什么呢,五亿都不报案的,钱太多了。
  
  • 亲亲圆圆
  • 发表于:2013/5/8 14:39:04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梦里梦外
儿子在我开门的时候,发现空气有点异样。


他第一眼见到的是我脸上堆起的乌云。

我说:“许以扬,老师在短信中说,你的数学单元测试考了59分。”

他错愕了一下,眼神有点茫然,却不哼声,从我打开的门缝闪了进来。我原以为他会羞愧得抬不起头来,想不到他将书包一扔,仍旧大喇喇地坐到电脑面前,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。

说起来,儿子倒也不是一无所长,读二年级时他已是个电脑天才,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电脑。家中电脑中个病毒,系统出个问题已不用请人维修。他只要坐在电脑前“嘀嘀嗒嗒”一阵乱敲,放一张碟进去再输点数据,哑了火的电脑又复活了。与我坐在电脑前搔手挠腮也无从下手的窘态相比,更衬托出他的出手不凡。

我自以为孺子可教,并积极筹划儿子未来的时候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上网成瘾,一天不上网就像缺了点什么;打球也像着了魔,成天抱着个篮球往外跑。浑浑噩噩,唯独对学习无所用心,当初那份灵性却日趋迟钝。而他的顽劣处却擢发难数,整天跟一些不明来路的人厮混在一起。每次回来,浑身上下都是汗腥味或是尘土味,不是衣袖撕破就是裤裆开裂。有时身上背着羽毛球拍,有时手上托着只篮球。

有一次开家长会,老师拿出一叠纸条给我,比我单位的文件还要多,我打开一看,只见纸条像手抄报一样,每一个字都方方正正,有图案也有花边,题头无一例外地写着《老许俱乐部》。看来,他学习的劲头全在这上面了。我不止一次地告诫他要毕生发奋求成,要知道现今社会竞争异常激烈,是优胜劣汰,适者生存的社会。人生在世,到世上一趟不容易,不能将这趟人世游毫无价值地浪费掉。不管我是语重心长,抑或是正言厉色,他根本听不进去片言只字。

不唯如此,他的行为越来越变本加厉。有一次,他和同学打篮球,打到天黑。街灯都亮了,迟迟不见他的身影。往常他最迟晚上七点也回到家里的呀!这次连影子也不见,电话也不打一个回来。我怕他在路上有什么事。于是骑着摩托车大街小巷满街找他,路上车流滚滚,哪里有他的踪影?找了一个多小时仿如大海捞针,我一下子失了方寸,只好怀着忐忑的心回到家里,像迷途的人一样求告无援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我的心顿时冷了,心里想到的是车祸、绑架之类糟糕的事情,便颓然瘫倒在沙发上。这时,门铃就响了,我心里一阵狂喜。开门一看,果然是儿子站在门外,我操起一条软鞭,劈头盖脸地抽了他两鞭。他背上和左臂手肘处清晰地印上两条血痕。他痛苦得把头俯伏在地上,痛得龇牙裂嘴,当他抬起头时,两颗豆大的泪珠镶嵌在眼眶里泫然欲滴。

他爬起来,径直走进了自己房间,关上了门。任我敲门半天,他就是不开。当我耐着性子继续敲门时,他才把门打开,攒蹙眉头,他的眼有如蒙上了一层薄冰,寒光闪闪,我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。

可以说,望子成龙是我的一个企盼。为了儿子的将来,我特意去书店买了许多复习资料,在他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外,我还给他额外布置了作业,希望日积月累,会终有所成。但他对于我布置的作业,他向来不屑理会,总是翻一翻应付过去就算了,有些资料还是全新的,退回给书店都不用打折。

仅此一端,他的前途也大致可见了。重点高中?重点大学?这些原本看似唾手可得的东西,现在变得越来越遥远了。愿望搁浅,我疑惑过,惶恐过,唯独没有舒心笑过,我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儿子的头上。儿子缺少的不是颖悟,而是努力。

我打了儿子之后,心情难以平复,躺在床上竟意外失眠。其实那晚的夜色非常好,月光如水一样,如此清风明月夜,正好入眠,而我却不停地辗转反侧。

蒙蒙胧胧中,我看见一大群人在围观打架

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在职研究生,金融学在职研究生,人力资源在职研究生

,呼喝声彼起此伏。我排众而前,赫然看见儿子和一几个人在推搡、冲撞。我赶上去把那几个人扯开,严词厉斥那几个小流氓。不想儿子却不领情,朝我吼道:“我不要你管,我没你这样的爸爸。”听了这话,我如有雷殛,倏地从梦中醒过来,我背上冷汗涔涔。

经过梦中儿子对我的一吼,我的心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心也变得晴朗起来。我醒悟到,人就像尘俗里一粒微尘那样渺小,自会被岁月消融,只有父子之间的亲情是永恒的,为了寻求心灵上的那点慰藉,而断送父子间的感情,值得吗?再说了,我这哪是望子成龙?简直是让一滴水变成一片海洋……